远去的老屋

泉源:本站原创 作者:王凯辉  工夫:2018-12-06 【字体:

故乡新居门前的台阶上有一个显眼的数字——2003,那是屋子建成时,父亲特地嘱托工匠徒弟用黑色水磨石印上去的。不久,我们就搬离老屋,搬入新家。但我们家那寓居了十几年的老屋,却不停坐落在我的脑海里。

老屋的门槛很高。小时间放学后,母亲不是在地里干活便是忙着给牛羊割草,我就间接到大门后的石墩上拿母亲提早给我藏好的钥匙。要是母亲哪天忘了放钥匙,我就会摘了书包,拔失门槛,从空当爬出来,在这个天下上,没有什么能拦截一个追风少年。门槛的双方,各有一个长方形小石凳,门里门外各一半。石凳外貌抹了一层薄薄的水泥,经光阴洗礼,已有些坑洼不屈。一到农忙时节,在仰面还能看到满天繁星的破晓,我就被母亲从睡梦里唤醒,胡乱套上衣服,而后就坐在门口的石凳上瞌睡,怙恃耕具还充公拾好,我就倚在门上睡熟了。

老屋里有一张永久暖洋洋的土炕。最后的土炕有1米多高,完全用土坯砌成。不论是睡觉,照旧写作业、玩游戏,我都在下面渡过。土坑连着灶台,只需一烧水做饭,土炕总是暖暖的。冬天,每当雪下了有1尺深,我和哥哥就穿着棉袄跟小同伴们打起雪仗。每当手冻得通红,就跑回家把手塞进炕上的被子下,马上一股寒流传遍满身。

老屋前有3颗核桃树。听父亲说,核桃树都是我出生那年,他亲手栽下的。虽种植的工夫雷同,它们却有着大相径庭的运气。最接近屋子的那棵,已有三四层楼那么高,长得笔挺挺秀,好像要与天空试比高;中心的一棵在多年前已被砍断了头,只留下2米多的树身,砍断的部位四周又生出很多嫩黄的分叉,密密层层;最表面的那棵,长得粗大壮硕、枝繁叶茂,结的果子也是最多。我晓得,那是由于母亲偏爱,偷偷给表面这棵树施过肥的缘故。到了核桃成熟的季候,只需早晨有风吹过,第二天一早我准能在核桃树下捡到很多蜕了皮的光核桃。

老屋前有一块平整的园地,两亩左右,那是我们家和两户邻人的共有产业,重要用来碾麦子、晒庄稼。炎天割完麦子后,父亲便会挑几个气候好的日子,招呼亲友挚友来帮助。大伙儿把麦捆解开匀称地平摊在园地上,直到摊满全场。快吃午饭时,忽然听见“突突突”的拖沓机响。等我跑出门,拖沓机曾经拉着极重繁重的碾子在摊满麦子的园地上高兴地转起圈儿。碾完我家门前的晒麦场,拖沓机又拖着碾子朝另一片园地驶去。这时,百口老少再次齐上阵,把碾平的麦秆翻过去,我和小同伴们就乘隙在麦秆上翻起跟头。夏季的太阳晒得麦秆滚烫滚烫的,儿时电电扇照旧个稀罕物,空调更是连听都没听过。闷热的早晨,比及滚烫的大地逐步“退烧”了,我们便把芦苇席平铺在园地上纳凉。伴着掠面山风,我躺在席上,翘着腿,一边听蛐蛐叫,一边数着天上的星星,逐步进入了甜蜜的梦境。

薄暮,太阳渐渐从老屋前的山头落下。家家户户的烟囱开端升腾袅袅炊烟,烧炕的烟、做饭的烟稠浊在一同,笔挺地朝天冒去。一旦有风吹过,那烟便马上折了偏向,与空中平行地飘去,越飘越远,越飘越淡,直至消散不见。贪玩的我们,直到天完全黑上去还不肯回家。这时,母亲总会站在老屋前高声喊着我和哥哥的奶名,敦促我们回家用饭。当母亲喊得声响带有一丝肝火后,我俩才极不甘心地拖着仍然亢奋的身子依依不舍地和小同伴握别,一步三转头地朝家的偏向挪去。

事情当前,每次省亲回家,我都市找时机回老屋瞧瞧,也会趁便用手机拍几张照片。我晓得,它终有消散的那一天,就像每一条河道,不论流淌得多远,终归会流入大海,化为不见。炎天归去时,老屋前长满了1米多高的蒿子等杂草,拨开草费力走已往,身上早挂满了密密层层的草籽。而到了冬天,杂草枯去世,只剩凋谢的叶子和失落的枝干铺在地上,踩上去“吱吱格格”地响。寒来暑往,春去秋来,老屋已不似年老时那般挺秀,西北的墙角已有一部门塌了下去。老屋曾为我们百口遮风挡雨,给我带来不少兴趣。现在,它孤零零地挺立在那边,落寞、孤寂。正如林语堂所说:“‘孤单’这两个字拆开来看,有孩童,有瓜果,有小犬,有蝴蝶,足以撑起一个盛夏薄暮间的小路口,情面味统统。”现在,孩童不复,瓜果不存,犬蝶不闻,人迹不至,只要夏日的野草、冬天的北风伴随着孤单的老屋面临风雨。忽然想起微博下流行的一句话:你看,发展这两个字孤单得连偏旁都没有。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公布体系